熊云霞律师-13486653008

宁波市专业遗嘱继承律师

发布时间:2020-09-29 04:50:31

宁波市专业遗嘱继承律师xiy8x

问题8:办理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件,确定销售金额时应注意什么问题?高、高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中的“销售金额”是指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后所得和应得的全部违法收入。在认定“销售金额”时,可采取与上述司法解释中“非法经营数额”一致的标准,即已销售的侵权产品的价格,按照实际销售的价格计算。未销售的侵权产品的价值,按照标价或者已经查清的侵权产品的实际销售平均价格计算。侵权产品没有标价或无法查清其实际销售价格的,按照被侵权产品的市场中间价格计算。审查起诉过程中,应加强对证明涉案侵权产品价格方面证据的审查、核实,如调取销售记录、收款凭证,讯问、询问相关销售人员等,只有在实际销售价格或标价确实无法查清的情况下,才能以被侵权产品的市场中间价格认定“销售数额”。

在实务界已经有一些案例,对什么叫情况紧急做了探讨。2014年,上海市中级在诺华()生物医学研究有限公司诉FENGHE(贺峰)诉前行为保全案中支持了诉前行为保全。这个案件中,被申请人辞职期间曾经大量访问公司保密文件,公司发现后发了律师函,但没有得到回应。在这个案件中认为被申请人未经许可获取了保密文件,随时有可能披露、使用或允许他人使用,这种情况下就是情况紧急。这个案子里面,已经对什么叫情况紧急做了有益的尝试。因此这一条第二款是否应把情况紧急的“的”去掉,就可以认可款规定的行为就是民诉法规定的情况紧急,是可以进行裁定的。宁波市专业遗嘱继承律师。

宁波市专业遗嘱继承律师

问题18:认定累犯时,后罪应是法定还是可能的宣告?法第65条第1款规定了一般累犯的条件,其中“应当判处有期徒以上罚之罪”是指该罪暂不考虑累犯情节时可能判处的宣告,即综合行为人的犯罪事实、性质、前科,及自首、立、既未遂、赔偿等所有法定和酌定的量情节之后,认为该罪仍可能判处有期徒以上罚的,那么在提起公诉时就应指控行为人构成累犯,并建议对该罪从重处罚。如果不是特别明显能判断应该判处拘役的,实践中可以一律按照累犯认定起诉。

对立案材料的审查。对立案材料的审查,是指公安、检察院、对自己发现的或者接受的立案材料进行核对、调查的活动。其任务是正确认定有无犯罪事实发生,依法应否追究行为人的事责任,为正确作出立案或者不立案的决定打下基础。对立案材料的审查,是立案程序的中心环节,是能否正确、及时地立案的关键。因为立案或者不立案,取决于公检法三对立案材料审查的结果,而审查材料的过程,也就是根据法律所规定的立案条件,确认有无犯罪事实和分析、评断这种犯罪事实是否需要追究事责任的过程。因此,对立案材料的审查,是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宁波市专业遗嘱继承律师。

宁波市专业遗嘱继承律师

一审*未经听证或开庭来确定技术秘密密点范围、技术秘密是否公知、密点的价值以及对产品的贡献率等即作出认定,程序违法。

考察行为人在签约后是否积极履行合同。在司法实践中,典型的合同诈情形是,行为人在签订合同后,不会履行合同或者以取更多财物为目的而部分履行合同,在取得较大财物后即会直接消失逃匿。反之,如果行为人实际并没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在签订合同后,则会努力履行合同,即使因客观原因致使合同未能履行,也会积极承担违约责任,赔偿合同相对方损失。如在案件中被告人虽有利用合同欺诈他人的行为,但只要其在签订合同后有积极的行动,并已在案发前归还之前以欺手段所得的款项,则不能证明其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针对当地公安*的函件,一审*作出裁定称,根据《经济纠纷涉及经济犯罪规定》第十一条规定:“**作为经济纠纷受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属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或检察*”。和第十二条规定:“**已立案审理的经济纠纷案件,公安*或检察*认为有经济犯罪嫌疑,并说明理由附有关材料函告受理该案的**的,有关**应当认真审查。经过审查,认为确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将案件移送公安*或检察*,并书面通知当事人,退还案件受理费;如认为确属经济纠纷案件的,应当依法继续审理,并将结果函告有关公安*或检察*”。由于公安*审查的事实涵盖了两公司签订的《采购协议》、《保密协议》及相关图纸的内容,与*审理的法律事实有重合之处,被告公司具有侵犯商业秘密罪嫌疑,故裁定移送公安*处理。[5]宁波市专业遗嘱继承律师。

宁波市专业遗嘱继承律师

第三,事裁判和民事判决的证明标准、责任形式不同,事案件基于案件事实确定事被告人返还款物给被害人,民事案件基于民事合同及其法律关系确定债务人向债权人履行义务,事裁判与民事判决并不冲突。所以,当民事案件的责任主体与事案件被告人不一致时,一般处理原则为按合同约定或法律规定确定当事人各方的义务范围,事裁判确定返还的款物可在执行程序中衔接。需要指出的是,在民事判决先于事裁判执行完毕的情形下,事裁判执行的款物应当返还给民事案件已经履行了判决义务的当事人,以避免民事债权人双重受偿。

对于这种情形,我们认为要从严掌握,防止滥用从轻情节而降至三年有期徒。如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规定的犯罪案件中,故意杀人罪、罪、抢劫罪、故意伤害罪(致人重伤)等其罚的起档就是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低是三年。对于这些严重侵犯人身或者财产的案件,一般情况下不得适用事和解程序,但如果确有法定从轻情节,并且根据司法实务和审判经验,很有可能判处低三年有期徒的,可以适用和解程序。值得注意的是,依照上述情形适用事和解程序处理案件时,不能将事和解作为其中的一个情节予以考虑,因为作为进行事和解的案件,其本身要符合“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以下罚的”情形,不能将之后可能发生的事和解也纳入其中,否则就会出现逻辑上的自相矛盾。

对于有被害人的案件,决定不起诉的,检察院应当将不起诉决定书送达被害人。被害人如果不服,可以自收到决定书后七日以内向上一级检察院申诉,请求提起公诉。检察院应当将复查决定告知被害人。对检察院维持不起诉决定的,被害人可以向起诉。被害人也可以不经申诉,直接向起诉。

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www.qxauto.com/company/detail-131220687.html


QQ咨询

电话

微信

进入官网